翟欣欣:苏享茂,你的特斯拉不错,我们认识一下吧!

摘要: 逝者安息,生者节哀

10-11 16:44 首页 爱特斯拉车友汇

编者注:我本意并不想过度消费车友苏总的惨痛故事,和云峰、吕淼等苏总生前最亲近的朋友,均是我的同事和好友,为了让作恶者尽快被绳之以法,还苏总以正义和公道,我们将尽全力为苏总发声!

苏享茂

家人和同学们对他的画像:

腼腆内向的大男孩

潜心技术的程序员

仗义疏财的好朋友

苏总在北京

和云峰和吕淼等是我在做油田化学行业时认识的朋友和合作伙伴,他们与苏总等一众同学关系密切,如兄弟一般,在创业方面也是互帮互助,各有所成。

苏总独立开发wephone是一款VOIP网络电话软件,全球用户达3千万,主要是面向海外市场,但是也不乏众多国内用户,我身边就有wephone的用户,他们的反馈是比Skype信号更好更稳定,更有网友称wephone软件在澳洲APP商店有400余条评论,评分高达4.6(满分5分)!!!

(那些说wephone蹭威锋网知名度的,请你们出门带上智商)


与苏总因特斯拉相识

第一次见到苏总是在今年4月份在吕淼的引荐下,我们在海淀其公司附近见面。因为苏总是早期的特斯拉车主,而且是资深程序员和互联网创业前辈,吕淼让我向他学习互联网创业方面的经验,请教特斯拉方面的一些有关程序开发的事情;

在见到苏总之前,吕淼就已经经常在我们面前提起苏总,吕淼很少夸人,但对苏享茂(我之前一直听成苏小茂)一直毫不吝啬任何溢美之词,低调,有毅力,而且技术开发方面实力强,“牛X”是吕淼经常拿来形容他的一个词汇。

见到苏总时,他开着红色的Model S 85,早早就到了停车场等待我们;见面后,吕淼按照他的老传统,先把苏总全身上下夸了一遍,可以看出苏总显得都有些不好意思 了,微微低着头;后来的沟通期间,苏总一直是比较拘谨,我一直认为自己一直是个比较不善言谈和社交的人,但是苏总比我更甚...但是我身边在程序开发的人特别多(包括我的wife),他们的性格大多都是智商高,但是情商有待提高,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
作为一名有所成就的程序员和创业者,苏总对特斯拉非常喜爱,估计马斯克也是我们共同的创业偶像吧。他的车保养非常好,后来苏总单独给我发了几张他的特斯拉照片,很遗憾的是手机格式后再也不找不到了。

我邀请苏总加入了我们的特斯拉车友群,希望他帮车友们解答一些用车问题,但是现在看着苏总不再更新的头像,心中莫名悲怆。我们曾在6月份前后相约一起自驾去秦皇岛。一起去秦皇岛的朋友们,你们或许还有印象,我们的车辆数量有过变动,其中就有因为苏总行程的问题,苏总后来告诉我们他的车被他的老婆开着呢!

引火上身的特斯拉

他的老婆是谁,不用多说,就是下面这位吧!

他心爱的这辆特斯拉,虽然是他爱不释手的座驾,但也是引狼入室的一个重要原因,翟欣欣就是因为看到了苏总朋友圈的特斯拉,才主动邀约,这一点,苏总的遗书里是这样描述的:

苏总长期醉心事业,已是大龄青年,加之性格腼腆,一直未婚,因此注册了世纪佳缘的VIP用户,肯定是为了更加放心的去找一位人生伴侣。然而,苏总却落入了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!

与翟欣欣的结合,是苏总第一次婚姻,而且已是36岁,所以苏总对其有求必应,在婚后为了安抚翟欣欣,在4月份于北京为翟欣欣花费108万购买了一台特斯拉Model X!

前段时间,吕淼在一次闲聊中提起,苏总被前妻敲诈,甚至还把遗书给了吕淼,我还半开玩笑的讲,把苏总把银行卡密码给你;吕淼一直是其最亲近的朋友,遗书给他肯定也是对他极度信任。吕淼也一直尽全力劝解着身边这位好友,以吕淼的性格,一分钱都不会给翟,但他毕竟不是苏总。

翟欣欣为了敲诈苏总更多的财产,把眼前这个有钱的老实人榨干,无所不用其极,海南别墅一套,特斯拉一辆,逼其变卖股票和西二旗的房产,总计达1300余万,为了实现这一目的,不断进行电话和微信的恐吓与敲诈,更在7日凌晨3点在百度帖吧发布了污蔑苏总的文章!!!

而性格内向腼腆的苏总,在失去所有财产之后,被这一帖子彻底击溃,于此帖发布两个小时后,从楼顶纵身跳下...

苏总的死,震惊了整个科技圈和创投圈,感慨为什么上天如此不厚待这个优秀的有才华的老实人??!!为什么作恶者还未被绳之以法??!!那个牛B舅舅到底是谁??!!世纪佳缘的信息为何有误??!!


车友们,如果你在特斯拉超充站遇到一辆车牌号为京NB51A5的老款特斯拉Model S,请您让她把车还给苏享茂!!!


少年留给这个世界的背影

~~悼念我们的同学

沈浪(化名)

相信大家这几天,被那位逝去的开发者,给刷屏了。作为事件主人公的同学,我深感痛心和遗憾。在此我不评论谁是谁非,只回忆一些我们相处的片段。

18年前的1999年秋天,我们一起,从全国各地来到北京,报到入学,风华正茂。第一次见面是在教室里,我坐在那里,他跑过来,向我问东西,大概问了足足有20分钟,我耐着性子听完,就说了一句,你是福建的吧?你说的什么?我一句都没有听懂,这就是我们的初次相识。历历在目,恍如昨日,一晃便是十八年。

四年后的毕业,我们分开,各奔东西,我去工作,他去读研,一晃又是几年。再次印象深刻的相聚,是在美国。2009年的秋天。我知道他在纽约,恰好我也飞到纽约,便去找他。当时纽约,红叶正盛,唯美如火。我换乘了好几种交通工具,到了纽约的长岛,找到他所居住的位置。推开门,发现他住在一栋别墅的佣人房里,连一个窗户都没有。我问他,你怎么住在佣人房里,他笑笑,却觉得挺好,只是孤独,每天连火都不生,就买一些简单的外卖,然后每天就坐在那里,配合公司开发程序。他一直是这样的一个人,不抽,不喝,不嫖,不赌,不购物,不旅游,只是醉心于他所热爱的程序开发。那时的他单纯的如同平静的湖水,不起微澜。

再次聚会,就在北京,和他一起聊起了他自己开发的wephone,他眉飞色,舞神采飞扬,告诉我他的开发的非常成功,他一个人开发,做到了有3000万的用户,在苹果商店里排名同类第一,而且用户基本都是外国人,甚至超过了一做海外业务著名的猎豹移动的同类产品。我开始还不信,等到我打开才发现,真的非常好用,此时我才惊讶于他在开发方面的才华。他是一个生活极其简单的人,和他所开发的app一样,简洁,明了,不假修饰。正是他的简洁,单纯,专注和才华,造就了他在开发领域的成就。也是他此生最大的罩门。 

北京越长越大,我们越离越远。当我们盘算着下一场同学会的时候,便传来了他离去的消息。于是,我们之中,少了一个,便再也凑不齐了。

我知道还有很多程序员漂在这个巨型的城市,透支青春,过着类似的质量很低的生活,唯愿你们在孤独的城市照顾好自己,不让故乡的亲人担心


首页 - 爱特斯拉车友汇 的更多文章: